爱红酒

标题: 一一风荷举 [打印本页]

作者: 眉眼如初    时间: 2018-1-4 06:06
标题: 一一风荷举

少年安知常少年,雪飞沧海落纷繁,只身打马尘埃落。盈盈含笑岁月间,莫回首。风动,夏日沁凉,水面清圆,忆得年少多少事,待明日,一一风荷举。
我从来都不知道晕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我想我记得,倏然间,疼痛来袭。整个世界像是在一团漩涡似得迷雾之中从我孱弱的身体里晃荡而去。那时的我,曾真切地感受到脊背上的涔涔冷汗,让我整个人都因此而不停地颤栗着
就在耳畔依稀的响起爸爸的低声呢喃时,涛声来袭,海浪拍打在岸,须臾间,我想起了我曾经的安慰,可是如今他却成了我未央生命里的伤痛。在无尽的暗夜里我将会一遍遍的领悟着干踢腿的无奈与心酸。
夜色岑寂,就是这样,准备好了一切,像当年史铁生一样,将一个茫然无措的灵魂投入其中。
无风,却很冷。
像是一场绵长的梦,声声唢呐不住地叩击着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就像是博尔赫斯所说的那样,每一个生命都是一台烛台,芸芸众生在里面燃烧着孤独的火焰。那场突至的葬礼慌乱了我的脚步,在举足无措间,我看着周围的人们这葬礼上的巨大宴席。在一片嘈杂与茫然间,我感到生命就是一场生死热闹时光辗转而过,一茬一茬的人群碾过,都是一场宿命的背负。
我知道了,从此,陈熙和的世界里,就再也不会出现那么一个爱我的人了。
关了灯,把自己湮没在无尽的暗夜里。
于是,我知道了,那双炽热温暖的大手不再属于自己了。
那时怔忡的我听到了小弟的叫喊,爸爸这一声唤得幽幽慢慢,颤动着枝头那抹深沉的绿
然而在无从横渡的时光之河里,我却只能自渡迷津,常听人说,生活总会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到后来,那些曾经受伤过的地方一定会成为我们最强壮的地方。
于是,就像是上帝一场的苦心安排,在那棵梧桐下,我遇到了那个陪我走向强大的少年。
疏雨滴梧桐,声声沁入心底,就像是此时偶然相碰的两个灵魂。他就默然端坐在那里,手执一本书,旁若无人地读着,却又在恍然间回过头来露出温和清婉的微笑。
像是一场约定似得,以后的每一天都会在桐树下相遇,彼此静默相依,或是享受着和煦的阳光,或是静耳聆听脚踩落叶的声响,亦或是一同看一场黄昏的谢幕在漫长而苦闷的悠悠岁月里,有那么一个干净落拓的少年,不发一言,却一直陪在身旁,用无声的话语去抚慰我积压已久的伤痛。
然而有一天,当沉重的夜幕压来,我却未能等到自己的约定。
在以后的日子里,依旧是一个人,静静地倚靠着身旁那个不会离我而去的老桐树,感受着风的到来
风,依旧很冷。风,清醒的风,癫狂的风,吹得无休无止的风,正带我往春天深处行走。
大病过后,我怀着些许的期望与重重的不安走来,走过旷然的道,走过逼仄的小巷,走过幢幢的楼宇,走过这一切去看望那棵年老的梧桐。
我告诉自己,仅仅只是去看看桐树。
是的,我不再不会去想那个季节里出现过的少年,曾经那么美好的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缄默地陪我走过清晨的一段路,尔后又匆忙离去。
同样,那个站在桐树下的我也曾惶北京中科皮肤病医院惶地等待过。只是如今不必也无心再去追寻。
那日,我在树旁的石堆下偶然发现了那封冗长的信,他说:熙和,那日你的书落在了树下,我便把它一直留在身边,因为我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方式记住你,而当我把它久久的拥入怀中,我恍惚的感到了永恒的意义,而就在那日,我知道了你陈熙和,心中顿生出一丝暖意。我想,有这样名字的女孩,一定会很美好吧。只是,我再也无法去靠近这样的美好。对不起
我知道那时我原本责难的眼神突然变得温顺起来,我静静地读着:我第一次来到这树下时,本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却在偶然间看到了树下低声啜泣的你,那样的一个你,看着我,眼神充满了无助与悲伤,而我却只能慌乱地站在那,不知所措。于是,我便坐了下来,假装认真的读书。或许,身旁有一个人,纵使相默不语,也是好的。
泪水簌簌地落下,打在我的手背上,我却不曾在意,他说: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我,于是我来了。我独自坐在桐树下,幻想着那个你,从我身边晃荡而过,像端坐在云边的人,朦胧而不真切,无处可及。我不知道你曾经历过什么也不愿去刻意揭开你的伤口可是,熙和,春天来了,你可知道?
我听到叶子在哗哗地作响。间或的,会有鸟儿停歇于此,发出春的啁啾。于是,我坐了下来白殿疯长什么样的。在一个早春的午后,我没能等到你。于是,我怎样治白癜风便四处打探你的消息,渐渐的,我知道了关于你的一些碎片似的过去你病了,我熙和,我要走了,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只是你要明白,无论缄默欢喜,我都必定在这棵树下,不会再让你如鱼饮水而自知冷暖了。在众多无助的灵魂里,我苏秦,最爱你。你要勇敢一点,像暖阳下的荷花一样,随风而展。在无我的日子里,有能在平淡的生活中笑出声来。陈熙和,或许这样的苏秦很自私,让那样的你再次经历一场人生的死生离别,我多么希望那日我不曾遇到你
熙和,忘记一个人会有多么不容易,我是知道的,可是,你一定要努力忘记,那个我。熙和
几天前,我找到了苏秦的家。
他的母亲告诉我苏秦得了癌症,一个月前去世了。原来,那日无声安慰我的他,早已知道了结局。伯母把那本书还给了我,曾经的苏秦曾靠这本书来想念,而我,却只有那些细碎的回忆,无声的,在脑海里一遍遍的上映着
而现在,在黄昏的倏然里,我怀揣着两个无声的灵魂去等待着夏天那个苏秦所说的一一风荷举的时刻。
少年那份微小的喜欢,就像是夏日暖塘中的荷莲一舨,在风的扶荡中轻巧回旋,而那芙蓉花一次次的招手,就像少年澎湃不已的心一样每一次风动,都值得珍惜。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欢迎光临 爱红酒 (http://www.wine356.com/) Powered by Discuz! X3.3